當一個第三者,一定都得悲情嗎?我卻壞了這個規矩!

我,活潑外向卻看上一個內斂沈穩的人,大概是互補作用吧!婚姻生活中,我浮躁他沈穩;我急驚風,他慢郎中;我對錯分明,他卻常留轉圜的餘地。

十幾年婚姻生活的磨練,我不再涉足舞廳,規規矩矩的上班,不再徹夜狂歡,而是做一個稱職的家庭主婦。但是,總認為少了點什麼!

直到他的出現,一種規律生活下的終極挑戰,這給了我極大的誘惑,我實在──悶壞了!

在整個迎向挑戰的過程中,我們大方表明彼此的婚姻與立場,在起跑點水平相同,又不願割捨這段剛萌芽的感情狀況下,開始挪移出彼此可以相聚的時間。聊天、看夕陽、聽濤,像極了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,牽牽小手,就有很大的感動,只因這情份得來不易。

一段時間後,漸漸感覺到他的不耐煩,想必是男女之間對身體的感覺不一樣吧!他想上床,而我只想談戀愛。每次見面不是把他拉去爬山,就是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閒聊一下午。「哪有外遇是這樣談的!」「我沒經驗啊!我以為就是這樣的情形。」

最後他拂袖而去。唉!我還來不及出軌,外遇對象就這麼跑了!